连云港市赣榆区青口镇中心小学 欢迎您!当前时间:┃访问老版加入收藏

连云港市赣榆区青口镇中心小学

课改论文
当前位置┃ >> 教学科研 >> 课改论文 >> 正文???

静待花开

时间:2017-03-28 10:57????作者:信息中心????来源:原创

? ? ? ? ??园丁的花园芬芳四溢,

每一株鲜花都有盛开的理由。

看,

娇嫩的花蕾在园中渴盼阳光,

何时才能够傲立枝头?

你是那朵含苞的花蕾,

我是春风送给你的温柔;

我愿替甘露带去轻风的问候,

只为守候每朵鲜花开放的时候;

企盼一轮朝阳喷薄而出,

绽开的花朵陶醉满园的春色。

——题记

这首小诗是我在学校推行“生态互助”课堂教学改革后,有感而发写成的。生活中,人们常把老师比做园丁,我想学校便是一座万紫千红的花园了,而每一位同学就是这花园里的一朵花儿。这些五彩缤纷的花儿形态各异、大小不一,有的抢眼、赏心悦目;有的弱小、不被人注意;也有的还未开放,就被风雨摧残……其实,这些被人忽略的花儿比惹眼的花儿更渴盼阳光,更希望关爱。每一个学校、每一个班级都有这样的花儿,作为培育他们的园丁,我们义不容辞的要为这些花儿及时的送去阳光、送去暖意、送去养分,让他们幸福的绽放,与其他花儿一起装点春色。

他,一米七的大个子,时尚的哈伦裤,油光锃亮的中分头,走路呼呼生风。

她,不足一米四的小不点,戴着一副近视镜,娇小玲珑,斯斯文文,甚至有些弱不禁风,很容易让人想起《红楼梦》中的林妹妹。

他和她,可以组合成一组师友吗?我的心里打起了一个大大的问号。

要知道,他可是我们班里的头号调皮大王,上课时总是无精打采,不是搞小动作,就是影响别人学习,提不起一点学习的兴趣,没有一个人愿意和他同桌。下课的时候他又追逐打闹、动手动脚,好比那大闹天宫的孙悟空。诸如“老师,徐翔又打我!”、“徐翔又把课桌撞到了!”之类的报告不绝于耳,正所谓“上课是条虫,下课是条龙”,着实让我头痛不已。每次我都本着教师的职责,耐着心去找他谈话,希望他在学校遵守各项规章制度,以学习为重,遵守纪律,好好学习,做一名合格的小学生。可每一次的苦口婆心的劝告都以失败告终,他仍然毫无长进,依然我行我素,一副大侠风范。

她,真的能降服这个顽劣的“鬼见愁”吗?

或许,我可以试一试……就这样,他俩坐到了一起,成了我们班32组师友中的一组。

不出所料,两天之后,她哭哭啼啼的站到了我的面前:“老师,……我真的当不好这个小师傅了,徐翔……他根本不听我的……”委屈的她声音早已哽咽了。

我也有些手足无措,不无失望地发着牢骚:“就知道这个徐翔是个小阿斗,根本扶不上墙!昨天放学还把人家的菜苗全拔了,我还没找他算账呢!这个小魔王我也管不了了,放弃了!”

谁知她顿了顿,望着我问了一句话:“老师,真的要放弃吗?”

被她这么一问,我竟怔住了。是呀,真的要放弃吗?让这朵还没来得急绽放的花儿自此衰败?我茫然了……

“老师,我再试一试吧!不能放弃他,他会学坏的!”她很认真的说。小小的她此刻显得倔强而坚韧。

我不由得为自己的不耐烦和浮躁而脸红:“好,那让我这个大师傅和你这个小师傅一起来改变他,一起滴穿这块顽石,好吗?”

她,破涕而笑了,红红的脸庞像极了迎风吐艳的小花儿。

就这样,我做起了“幕后的军师”,一起和她细心的讨论着“下一步计划”;而她依然倔强的坚持着:课堂上,她不停的提醒徐翔认真听课,一次不行两次,两次不行三次,直到徐翔不胜其扰的坐好以求得暂时的安静;下课了,她娇小的身影总是拿着错题本跟在徐翔的后面,执拗的做起了他的“小尾巴”,甩也甩不掉……

慢慢地,徐翔竟然发生了可喜的变化:下课的他不再追逐打闹了,因为在她的监督下根本无机可乘;课堂上,他走神的次数越来越少了,因为她的无时无刻不在提醒;作业正确了,因为来根本不会做题的他也有人细心的指导了;甚至连他说话的嗓门都变小了,因为面对她认真负责的眼神,他已经无法对这位尽心尽职的小师傅发脾气了……

直到有一次课堂,他怯怯的举起了原本只会打闹的右手,小声却正确的回答了第一个问题,我和她都笑了,如释重负的笑了。

徐翔自己也嘿嘿的笑着,在全班的掌声中端端正正的坐下了,像一朵灿烂的花苞……

“生态互助”带给我的不仅仅是课堂形式的转变,更多的让我产生了思考:对那些平日我们忽略的后进生们,我们是不是做的太少、太不够了?假如我们对这些“花儿”多一些沟通、少一点指责;多一些微笑、少一点冷漠;多一些和风细雨、少一点山呼海啸,他们也必定会感受到春天般的温暖。一个鼓励的眼神、一个信任的微笑,这些却足以改变孩子的一生,足以使他们绽放出最美的花蕾。

? ?“不知人之短,亦不知人之长,不知人长中之短,不知人短中之长,则不可能用人。让我们记住先贤之语,用辨证的眼光看待每一个学生,用我们的智慧、用我们的热情精心守候每一朵花蕾的怒放,静待花开,不是很美吗?(李桂林)